银行配资开户

岳阳网股票配资 |网站导航

设为股票配资 |加入收藏

小说:剑客生活录首发

飞机上,一个少年用手紧紧的抓住安全带,手心勒出肉眼可见的白痕,额头上微微有些细汗。“请问有什么不舒服的吗?”一位身穿制服的空姐面带笑容的走到少年身旁。“先生?先生?”等了片刻,见少年不说话,她右手朝少年的肩膀轻轻一推。快要碰到肩膀的时候,少年的左肩以肉眼不可见的向后微微一动又立刻顿住。“是在和我说话吗?”少年抬头朝空姐看去。随即说道“没事,只是第一次坐飞机有些紧张,感觉随时会掉下去一样”。少年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红晕,显得有些窘迫。空姐甜甜一笑“第一次都是这样,慢慢你就会习惯了,要是身体不舒服或者有什么需要请随时呼叫我们”。随即走开了。少年姓乔,单名一个“木”字。16岁,身穿一件白色T恤,下身是一条有些发白的牛仔裤,长的普普通通,戴着一副黑色边框的眼镜,瘦瘦弱弱的,看起来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,只是脸色有些发白,看起来好像身体不大好。乔木自小没了父母,和爷爷一起生活。一个月前,爷爷也溘然长逝,将他托付给香港的一个朋友。乔木从小生活在一个小山村里,对于爷爷何时有这么一个朋友十分疑惑,也不是太想去,可那是爷爷生前最后嘱咐他的一件事,“好好听陈爷爷的话!”下了飞机,乔木找到行李,将显得有些掉色的藏青色背包背在身上,手上拿起一根差不多60厘米的黑色细木棒向外面走去。接机的人很多,到处都是举着写着人名的牌子。用手抬了抬眼镜,左看右看,终于看到一个手举“乔木”纸片的中年人,连忙走了过去。

  “你好,我是乔木。”乔木朝面前还在四处张望的中年男子微微一笑。“是吗,请问你爷爷叫什么?”看着面前穿着一身洗得有些发白衣服的瘦弱少年,中年男子有些狐疑。“我爷爷是乔三。”“哦,那就没错了。你好,我是王宏,陈家的司机,老爷子派我来接你。”王宏释然,朝乔木一笑。“谢谢,麻烦你了,让你久等了。”乔木礼貌一笑,握住伸过来的右手。

  “没事,这就是我的工作,手怎么这么凉,你没事吧?怎么还带根木棒,我帮你拿吧”王宏有些诧异,看着握住的这只手。

  “没事,我自己拿就好了”乔木轻轻躲过准备拿木棒的手。

  “那好,走吧,老爷子该等急了!”王宏向着车子方向走去。

  车缓缓在路上行驶,王宏在打电话汇报情况,乔木看着窗外的高楼大厦,露出些许迷茫,“这就是我以后要生活的城市吗。”

  差不多半小时后,车开到了一个巨大的栅栏铁门前,驶入铁门,王宏侧过头“乔木,下车吧,我去把车停好,你先进去吧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乔木随口答道,抓起木棒打开车门走了下去。朝前看去,只见门口占着两个女孩,大的和乔木年龄仿佛,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头发,身穿一件杏黄色的连衣裙,吹弹可破的肌肤如霜如雪,淡淡的柳叶眉下一双大眼睛异常的灵动有神,挺秀琼鼻下的嘴唇仿若樱桃。另一个则是一位小女孩,白净的瓜子脸,弯弯的眉毛下一双水灵灵的眼睛,上身穿着一件可爱的卡通T恤,下身是雪白的七分裤,脸颊上还有些婴儿肥,看起来煞是可爱。

  “你就是乔木?进来吧,爷爷在等你。”大些的女孩脸上有些冷淡,朝乔木一瞥,微微一哼,牵着小女孩朝门里走去。

  乔木抿着嘴,手紧了紧木棒,走了进去,一进门,5对目光扫在乔木身上。乔木身形微微一顿,向前看去,除了刚才两个女孩外,客厅里还坐着两男一女,女子还抱着一个小婴儿。年老的应该就是爷爷提到的陈爷爷,剩下的一男一女应该是陈爷爷的儿子儿媳吧。乔木想着这些脑子却不慢,朝老者羞涩一笑“陈爷爷,我爷爷让我向您问好。”

  陈老爷子今年七十有六,身穿一件深蓝色的唐装,脸上早已爬满皱纹,皮肤有些发黄,看起来身体不大好,但是那双眼睛,眼眶虽深,眼珠可黑得像两口小井,深深地闪着黑光。他早年在大陆当过兵,后随部队去了台湾,辗转来了香港打拼下偌大的商业版图,在香港也是响当当的人物,有二子一女,长子在战乱中牺牲了,小儿子就是身旁的中年人陈昌德,陈昌德左手边的便是儿媳钟惠。

  “你就是乔木吧,你爷爷的事我知道了。”陈老爷子微微叹了口气,“我和你爷爷是把兄弟,你到了这里就当自己家一样,这是你陈叔和钟姨”陈老爷子指了指身旁的夫妇。又朝乔木招招手,示意他过来。

  “来,坐这里,让爷爷好好看看,你们两个也过来。”陈老爷子朝两姐妹说道。

  “是”乔木走了过去,坐在陈老爷子身边,放下背包,手上还紧紧握住黑木棒,显得有些紧张。

  “来,这是你小颐妹妹,这是你小月妹妹,你们都认识认识。”陈老爷子呵呵一笑,脸上的皱纹有些深陷。“小颐小月,来,过来,这就是我给你们说过的乔木哥哥。”

  “你们好,我是乔木。”乔木朝姐妹俩一笑,突然脸色一变,脸色又白了一分,身体有些微微的颤抖,连忙拉开身旁的背包,从包里拿出一个黑的发亮的铁壶,扭开瓶口喝了一口,闭上眼默默忍受来自身体的冲击,过来好半晌,才微微放松,脸色闪过一丝潮红。

  “乔木,你怎么了。”老爷子看着乔木的样子有些紧张,用手摸向乔木的额头,又摸了摸他的脸和手。“怎么身上这么冰凉,去医院看看吧。”“不用了,陈爷爷,这是老毛病了,我等会就好了”乔木看向老爷子,勉强一笑。“原来还是个病秧子!”陈惜月朝乔木撇撇嘴,小声说。陈颐抿了抿嘴,朝乔木看去,眼中闪过一抹厌恶。

  看到乔木这个样子,钟惠脸上有点急,“爸,乔木这个样子你怎么能......”

  “闭嘴!小颐小月,你们先带乔木去他的房间”老爷子朝儿媳一瞪,打断她未说完的话。

  “好的,爷爷”陈颐朝乔木一瞥,“走吧”,也不管乔木跟没跟上,牵着妹妹自顾自的往楼梯走去。乔木深深的看了钟惠一眼,道了声歉,抓着木棒提着包,也朝着楼梯走去。


更多精彩:
http://www.0lb.com

配资公司 岳阳网 | 广告服务 | 法律顾问 | 配资开户 我们 | 网站声明 | 本网招聘 | 本网动态

银行配资开户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苏B2-20040074 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10040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:苏字第471号

银行配资开户版权所有:岳阳网·岳阳网络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声明 Copyright@2002-2015 Inc.All Rights Reserved.

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|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12300电信用户申诉受理中心 | 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